2015-06-22走下神坛的Linux

linux才千分之一的人使用,撸个屁呀!

linux才千分之一的人使用,而linux系统却有tm一千种,撸linux能撸出个屁呀?

看看cnzz和百度的数据统计,linux用户占有率低得可怜:

http://os.data.cnzz.com/main.php?s=os&uv=&st=2014-08-01&et=2014-08-31

http://tongji.baidu.cn/data/os (百度流量研究院,我这里打不开。估摸着只有0.5百分点不到,反正总是可以忽略不计。)

还有一篇分析文章:http://w.baike.com/9133933c2c5a427a8efd74f982522bd8.html

像这样的分析文章很多,都没说到点子上,依我看,linux不成气候的根本原因就是GPL指导思想错误。

linux桌面失败的唯一根本原因:开源GPL

GPL原则让程序员得不到任何利益,有多少人会以此为主业?

不付钱,把程序员当奴隶吗?不付钱,没人会负责任的为你工作,什么都白谈,这就是根本原因。其他什么都是瞎扯淡!

有人说linux的儿子安卓的成功代表了linux的成功,但安卓上面的软件99%都是有专有版权保护的。安卓程序员们的利益得到保障,所以他们愿意开发软件,安卓生态圈就可以建立起来。

linux就是市场经济体系里诞生的一个极左怪胎。幸亏他生了个这个儿子,能识大体,跟windows、mac、ios一样走的是闭源版权保护的正常路线,所以他才能俘获程序员的心,获得成功。

有些人说只要大力推广linux,吸引更多的用户,自然就有开发者过来。这是傻逼逻辑!以“开源免费”为旗帜,看中别人源代码的无耻伸手党、抄袭党、盗版党、破解者、自命不凡的高手、像贼一样的黑客、穷得叮当响的学生们,再多也都是垃圾!他们都不会用任何物质利益来回馈、尊重程序员的劳动,程序员敢伺候他们吗?敢把大量精力用于开源这种劳而无功的事情上吗?没有程序员们贡献产品,这些垃圾用户们就像断了奶的婴儿,都会饿死。

我们来做一个大胆的假设,假设linux的1%的用户都是程序员,那么世界上几乎有一半的程序员都在使用linux。按照正常的逻辑推断,世界上有一半的软件都是linux的。然而事实是,linux下的软件少得可怜。用着linux却不开发linux的东西,很多程序员都在干着吃里扒外的事情,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开源GPL协议对程序员开发者是个可怕的东西!开源GPL等于把自己的青春和脑汁熬出来的精华和盘托出,无偿奉献为公有,实现不了任何个人价值。开源GPL之后,其他人都可以零成本的获得和控制软件(比如游戏弹出来的道具付费环节可以被删掉重新发布),使作者再无换得应得报酬的希望。 开源GPL协议实际上是想取消程序员的最基本的人权——生存权!

要知道,商品经济社会是永存的。每个人都是需要安全感的,人类在不断冲突、不断追寻安全感的过程中领悟到:我想得到什么,起码我得付出点什么,于是诞生了“等价交换法则”。等价交换法则其实就是求生的法则,只要人类一直延续下去,物质的等价交换活动——商品经济就永远不会消失。开源GPL将程序员的劳动成果置于无法获取回报的境地,违背了等价交换的法则,顶多只是正常经济活动之外的点缀,是不可能促成一种专业工作的。

人类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有那么一些国家抵制市场经济,大搞计划经济,结果没多久,明智的人发现这种不遵循等价交换原则的经济模式并不公平,效率低下,于是还是回到了市场经济的怀抱。其实,GPL开源linux桌面这么多年来的半死不活,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反商品经济模式的失败。

伺候1‰的用户能得到什么?

如果把linux桌面当成跟windows一样的生产力工具,面对1‰的用户,程序员们能得到什么?

其实,1‰这个数字已经够说明问题了,这个数字说明linux桌面已经消亡,早已没有回天之力。

但是1‰的市场份额竟然还有很多竞争者(ubuntu、fedora、opensuse、archlinux、gentoo、debian、deepin、mint、redhat、zorin、eos)来分享。这就意味着,你要做出一个软件,就要花额外的时间考虑所有发行版的兼容性,如果不考虑兼容性,那么1‰就会缩水成1/10000。

更为糟糕的是,这少得可怜的用户里充斥着大量无耻的伸手党、邪恶的破解者、自命不凡的高手、吹毛求疵的批评家、小圈子里的井底之蛙、反商业社会的战士、搜刮“素材”的同行、贼一样的黑客、穷得叮当响还神经敏感的学生,他们都是冲着“免费还开源”来的,他们要的不仅仅是免费,甚至还以社区成员资格来建议、怂恿、威胁你贡献所有源代码。在这可怜的用户中最多只有1%的人良心发现,给你捐助正常报酬的1/10。

经过以上推算,花同样的时间在linux桌面里开发软件,所得的收入可能只有windows的1000000分之一,也就是说人家年收入200万的时候,你劳累一年的收入刚够买1瓶矿泉水。可笑吗不是! 就算我把分母1000000变成100,得出的收入值也是可以忽略不计。

我曾在“关于Linux区”页面里透露了制作自己的linux发行版赚钱的想法,现在看来真是太天真!这种绝对吃力不讨好、浪费生命的事情应该从一开始就打消念头,值得庆幸的是,我已经清醒了!

linux桌面只能算一种特殊的娱乐工具

3年前我就写过一篇标题为《linux是什么操作系统?!只有怪人才用!》的文章,内容如下:

我曾经就是,现在还是这样一个怪人。成天没事倒腾中文化、美化。装了二十几个linux发行版本,每个版本就是装装语言包、美化一下字体、整整界面、欣赏一下awesome、lxde、enlightenment、cairo-dock等窗口管理器就完事。

长期作为待业者的我曾经三个月什么事也没干,就折腾那个fvwm,像打游戏过关一样,最终弄出了类似qnix、beos、xp、macos种种界面,颇有些成就感,差点就把配置文件发布到了fvwm官方网站,但想到自己的成果这么简单地共享了,又决定放弃。后来硬盘格式化,资料全都丢了。……

linux真的不能干点别的吗?看看linux里的应用程序就知道了。里面几乎没有一个可以跟windows软件相媲美的企业应用级软件。linux只能拿来作为简单的桌面用,听听音乐,上上网,看看电影。或者就像我一样,折腾各种界面,也就是拿来玩玩,仅此而已,如果有谁整天钻研linux——就算用linux开发软件——那必然是,或必将成为一个没有收入来源、没有前途的怪人。

linux操作系统搞了这么多年,市场份额竟然只有1%,问题就在于开源。因为没有一个技术顶尖的开发高手愿意将自己辛辛苦苦创造的源代码公开或者花时间去维护,结果linux应用水平低下,速度奇慢,操作非人性化,bug一大堆。这样的产品如何占领市场份额呢?

但是就连这个1%的份额,竟然还有几百家甚至上千家企业去抢!问题的症结仍然在于开源。开源以后,进入门槛几乎没有,不竞争激烈才怪,就像一群没有吃饱饭的乞丐冲进了免费食堂,大家一窝蜂的抢,这中间又出现了强盗乞丐,比如——有的国产linux拿了别人的东西改改,做出来的东西还不如民间社区linux好用,竟然还用官方的口气,恬不知耻的声称有“自主知识产权”,这不再是免费使用,而是流氓强盗行为了!

linux真的不是拿来吃饭的东西。linuxmint做的那么好,在世界所有linux版本中排名第一,每个月的donate收入竟然只有几千美元,在美国算最低收入水平;中国linuxmint论坛渴望人捐助,我昨天统计了一下,两年多总共才收到210元捐助,真的还不如上街乞讨!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那些依靠别人提供产品的人不会通过自觉性去贡献自己的银子;说明依靠别人的良心发现不能给自己创收。

我曾经设计过大量logo,给很多征集大赛投稿,结果都是无功而返。我还给很多小公司做过兼职,结果东西被别人剽窃了,但没有一次收回现金。不重视自己的权益,等待别人的道德和良心获得公正的结果,永远只会吃亏!

小结一下:

linux开源无copyrights,导致无法出精品;

靠别人的良心发现,linux无法盈利;

在linux领域折腾的人,一定是或者必将成为没有收入来源的边缘人或曰怪人,玩linux甚至还不如天天玩网游有前途。

(本文无意针对那些已经通过linux盈利的极少数人。(不)欢迎留言评论!)

今天,我的认识更深入一层。像我这种,不做服务器,只做些客户端程序或开发网站的编程爱好者,真不要指望linux平台能给自己带来什么收入。不赚钱的折腾就是娱乐,无论对普通用户还是对开发人员而言,linux桌面终究只是一种特殊的免费的娱乐工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