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09真实的斯托曼

理查德·斯托曼号召人们抵制微信和支付宝

滥用“自由”一词的“自由软件“运动精神领袖理查德·斯托曼再次以“隐私权”的名义号召人们放弃移动支付的自由。

原文在此。翻译如下:

关于中国和微信的讨论——中国如何仅通过使人们通过微信或支付宝为许多重要事物付费来获得对几乎所有活动的监视。

虽然Covid-19是临时的,但是如果它充当实施监视的借口,那么监视就可能永远存在。 现在是抵抗的时候了。

一种抵制的方法是跟我一样在购买商品、出版物(无论是否有文字)和地面运输时始终支付现金。 如果商店拒绝我的现金,我要礼貌地说现金是我可以付款的唯一方式。 如果商店拒绝安排住宿,我说“太糟糕了”,然后离开。

告诉您当地和州的政客您希望出台法规要求零售企业接受现金是很有用的。 纽约市去年通过了一个。

最重要的是,不要成为投降派:不要屈服于试图自我实现的预言、认为Covid-19会吓唬我们只能通过监视系统付款。

这位GNU始作俑者的逻辑一直都非常奇怪,其最大Bug在于主次不分,用成语叫做“舍本逐末”、“喧宾夺主”、“蝉翼为重、千钧为轻”,用毛主席的话叫做“抓不住事物的主要矛盾”。

移动支付给我们的好处实在太多了,它节约了我们的交易时间、防止了纸币被盗被抢、减少了假钞的出现、减少了纸质污染和病菌传播、方便人们财务纪录和计划,与这些优点相比,什么隐私泄露的风险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甚至还比不上陌生人瞅一眼来得大。正因为有如此多的优点,所以移动支付迅速在经济开放的中国大地流行起来,成为老外赞美中国第一个谈到的话题。

况且,支付宝和微信的绿码并不是通过“监视”人们的隐私活动而得来的,而是根据医院、社区记录的身份信息库比对得来的,支付宝、微信只是身份信息的电子呈现,跟个人活动轨迹的隐私泄露风马牛不相及。

按照这位偏执老人的智障逻辑,他可能会因为一次触电而拒绝使用电器,因为一次空气污染而挖地洞,因为一次皮肤晒伤而永远昼伏夜出。再看看他对计算机密码的抗议、对含有js脚本网站的排斥和对性变态自由的支持,我觉得大家真的可以尽情鄙视这位曾经的“黑客英雄”了,就是个荒谬不经的人嘛。

1 Response

  1. dssddjkds说道:

    什么狗屁逻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