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0GNU真相

GNU和共产主义没有关系?有一篇文章字字打脸!

有些GNU信徒一看到我把GNU/GPL和共产主义联系起来,就面红耳赤、恼羞成怒。

本来论证GNU和共产主义的关系,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像薛兆丰这样的经济学家一眼就可以看得明明白白。很多年来,不少国人曾用长篇大论反复阐述过,就因为咱皮黄瞳黑人微言轻吧,这样的文章一出来,总是被喷的不轻。

如印度首陀罗种姓般自卑的GNU信徒们笃信美国亲爷爷说的话,哪怕是他的胡言乱语也被当成了神圣的教旨。斯托曼说是绿,信徒们就不敢说是红;斯托曼要说是自由,信徒们就不敢说是共产。

其实,早在2003年Moglen就写过一篇《多特共产党宣言》(或译为《网络共产党宣言》),时隔N年之后有了中文版本,比如观察者网的这个版本,截图如下:

Moglen是谁?他只是无名之辈所以写那个宣言也没什么大不了??大错特错,Moglen堪称GNU运动的“亚圣”!作为法律教授的他曾是FSF自由软件基金会常年的核心人物之一,每次FSF开会,他都和理查德·斯托曼并排坐在一起,犹如当年马克思和恩格斯一样亲密。他更是炮制GPLv3的“三巨头”(Stallman、Moglen、Fontana)之一,在这三巨头当中,第3位Fontana又是他手下的小弟,也就是说,流毒至今的GPL协议的3位炮制者,Moglen的势力就占了大半。正是由于革命伴侣Moglen的指点,斯托曼的空想才变成了GPL这样的法律文本。可以说,在GNU运动中,斯托曼只是个名义上的领袖,Moglen这位法律专业出身的极左共产分子才是真正的掌舵人。

这样,题目中问句的答案就非常清楚了。以后信徒们碰到这样的问题也不用争论了,默默的用亚圣的共产宣言打自己的脸就行。

附录:小衲说说里关于Moglen的评论

1扒皮GNU运动多时发现了一个现象——经常是啥代码都不写、啥代码都不会写的人在那里鼓吹GNU鼓吹开源。像斯托曼这样完全不写代码、专业从事GNU政治运动、到处搞反私有软件演讲的FSF领导人就不用说了。斯托曼的革命伴侣Eben Moglen更是个典型,他是个法学教授,“软件自由法律中心”的创始人,GPLv3的三个起草人之一,丁点代码都不懂,常年只会研究共产主义无政府主义畅想美好的未来。除了这两个显著人物之外,还可以在各大论坛、社区看到那些网络GNU斗士的身影,结果发现,这些人大部分都不会写代码,没有一件可以拿得出手可以营生的IT产品或IT技术。有的甚至连话都不会说,估计还是个小学生。( 2019-03-08 08:00:54) 1

2GNU领袖斯托曼知道共产主义的名声很臭,所以他在名词上不断翻弄新花样,以迷惑信众,但是“私有软件”这个关键词,还有革命同志Eben Moglen的著作《信息共产党宣言》还是暴露了一切。圣徒们和与斯托曼思想不谋而合的同志们一直在给他洗地,其实这些人连什么是真正的“自由”都搞不懂,心中只有对私有制的深深怨恨。( 2019-03-01 10:38:49)

4有些人的偏见真的很重,说GNU/Linux就是共产主义嘛,总能挑拨他的敏感神经。看看GNU运动二号人物Moglen律师,光明正大的谈共产主义无政府主义,正而八经的写《网络共产党宣言》。虽然我不认同Moglen的观点,但这人自顶“屎盆”、不惧偏见、坚持信仰的精神还是让人钦佩的。( 2018-10-28 19:04:54)

6炮制GPL v3的“三巨头”:Richard Stallman、Eben Moglen、Richard Fontana。其中第二位(Eben Moglen)就是自由软件运动的“军师”,是第三位(Richard Fontana)的顶头上司,也是《网络共产党宣言》和《无政府主义的胜利:自由软件和版权灭亡》的作者。演讲爱好者斯托曼只是“自由”(共产)软件运动的名义上的领袖,可能连精神领袖都不算,Eben Moglen这位极左派才是真正的掌舵人。( 2018-09-11 20:16:25) 3

7撰写《网络共产党宣言》的神棍Eben Moglen在2017年自由软件基金会的LibrePlanet聚会上反复抨击某国执政党,有视频,快来围观!➜视频( 2018-09-10 10:47:27)

8谁要说“自由软件运动”跟共产主义没关系,就拿斯托曼的好同志之一Eben Moglen写的《网络共产党宣言》打他脸!这篇奇文有网络中文版,最早出现在极左毛派的《乌有之乡网刊》上。Eben Moglen教兽曾长期担任自由软件基金会法律总顾问,也是GPL主要起草人之一,他还写过《无政府主义的胜利:自由软件和版权的灭亡》,典型的文科白左。( 2018-09-10 09:39:22)

3 Responses

  1. 匿名说道:

    共产主义也没什么不好的啊

    • admin说道:

      小圈子圣西门式的共产主义乐园是挺好的。放到整个社会去实践,然后到处树敌的共产主义是灭绝人性的。共产主义在人类无需繁重的劳动就能获得所有生存资料(尤其是住房)的后稀缺时代才比较接近实现,它需要足够发达的人工智能化。在这之前,私有制必须存在和得到支持。

      • amos说道:

        共产主义是反驳私有制的,自由主义支持私有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