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6GNU真相

自由软件基金会的双重标准

自由软件基金会(FSF)炮制的GPL协议里有这么一处深奥难懂的条文:

“安装信息”对面向用户的产品而言,指基于修改过的源码安装运行该产品中的受保护作品的修改版所需的方法、流程、认证码及其他信息。这些信息必须足以保证修改过的目标码不会仅仅因为被修改过而不能继续工作。

用过Windows的人都知道,如果不能提供正确的注册码或者无法破解注册模块,就不能正常使用某些Windows程序。GPL炮制者对这种现象是看在眼里、恨在心里,化成了以上这段“意味深长”的GPL条文。

那么,可以用来保护开发者权益的注册收费功能放到自由软件里有用吗?不存在的!

就像上面的条文所说的,虽然GPL协议允许开发者发行二进制应用程序,哪怕这个程序带有注册收费功能也行,但是有一个前提条件,它必须保证破解者能删除注册功能并“自由的”运行之。更不止于此,GPL规定开发者发行二进制应用的同时必须提供源代码(见GPL协议第六节),否则即被视为“非法”,而一旦获得源代码,结果可想而知,想清除里面的注册模块不是轻而易举吗?换句话说,无论应用程序是以二进制还是以源代码形式出现,注册收费功能形同虚设。GNU跟软件里的Register按钮有仇,不搞掉它誓不罢休!

他们这样做的动机到底是什么?“GNU圣徒”阮一峰同学曾一针见血的指出:“只要金钱的因素还存在一天,自由软件和专有软件的对峙就将存在下去”。小衲不知道这位阮同学的结论算不算误解,但在斯托曼及诸多斗士的眼里看来,妨碍他们“自由”的并不仅仅有强权的监督和控制,真的还有注册费、版权、专利这些与产权人正当利益——也就是金钱——相关的东西。看看GNU教主斯托曼的个人网站,上面充满了对商业公司及其正当合法利益的各种控诉。实际上,对商品经济和铜臭的排斥本来就是GNU运动产生的主要根源。(参考《GNU宣言》)

然而,具有强烈讽刺意味的是,就在FSF官方子网站LibrePlanet显眼处竟然也有一个Register按钮,简直亮瞎双眼!点Register按钮进去一看,会员费还真不便宜,1天活动收费$60USD,两天$90USD(合计¥560RMB)。听听演讲、吃吃零食、观看他们兜售情怀的表演,就要花这么多钱?我能想象我这样既没有钱又没学生证的人想进去看看,会是怎样的尴尬情景——“对不起,只有VIP才能进去,你没有资格,请离开”。

其实赚这些钱也很正常。金钱不过是劳动价值的体现,是生存和发展的保证。没有钱,几乎就没有生命;有了钱,GNU斗士们才能每天都活蹦乱跳,满世界溜达、推销他们的理想主义。

但问题是,他们一方面企图剥夺开发者收取报酬、版权专利费的自由,另一方面自己却想尽法子捞钱让自己自由,这不是搞双重标准是什么?莫非只有这些GNU斗士才配有“自由”,绞尽脑汁的开发者就只能当劳奴?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了:霸道!

思考题:

  • 开会收门票和软件加壳收注册费有什么本质的不同?
  • 斯托曼研究你的软件源代码的“自由”一定比你保护自己作品免受侵犯的要求更重要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