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26Linux圈怪人怪象

剖析Linux贴吧13级女装大佬

一个叫“仰望伽罗华”的小人儿在Linux贴吧里对我的“小衲思想”发起质疑,引得一众牛鬼蛇神对我一顿狂喷,他们算是过足了瘾。其中有个叫seve3r的ID的三连弹甚是狠毒,自负无知的原形毕现。容我逐句辨析如下:

偏激还算不上,大概是

结合后面刮刮卡里隐藏的话,他的意思是我不偏激,我有病,呵呵!此人一开口就会暴露素质。

典型的认知世界的方式过于狭隘又不能客观的接受他人的评价,所以会产生这种现象,一般青春期的人容易产生这类问题,不过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会有所改观,

一个素未谋面的网络上的不明生物,对我的信息一无所知,在这种情况下他就胡乱地表述自己的偏见,认为我是青春期×××,这能说明什么呢?只能说明他对自己的过去有了深刻的认识,他自己有过糟糕的青春期,他觉得自己阅历在改观,一大通话说的只是自己的经验而已。如果他知道我是40多岁的女经理人,他会不会又有另一番吐槽?如果我评价他seve3r心理有病,他能否“客观的接受”我的评价?

不过像他这种我真心建议去咨询一下心理医生,不然发展下去很难说的。

刮刮卡里隐藏的文字直接侮辱人格,暴露素质,不值得辩驳。

忘了说了,这货最推崇的deepin可是这货最恨的gpl的忠实用户,所以这算打脸?

deepin是GPL的忠实用户这不可否认,可deepin还是专利软件的拥有者呢?这是不是打了以专利软件为首要敌人的GNU的脸?deepin在GNU斯托曼党徒的眼里根本就不是纯粹的GNU系统,甚至有人还跟斯托曼断定Ubuntu是间谍软件一样断定deepin,难道我会因此像那些偏激分子(如njlyf2011同学因为deepin可能会有勒索病毒而跟deepin副总王勇杠上)一样因为别人有“污点”就全盘否定吗?

而且这货核心论点在于付出多少就应该得到多少回报其中以金钱为重,但是又拿不出任何有力论据,

“付出多少就应该得到多少回报”,这不是论点,这是理想和愿望,难道理想和愿望需要“有力论据”吗?可见seve3r同学母语都没学好。

最起码的抄别人点图表都不会,

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是不是出现了幻觉,把身边的人当成了我?或者也有可能他在看到我博客里仅有的一篇包含图表的《悲剧!2018年Linux市场占有率仍惨败于Windows,有链接有真相》博文之后发表评论被我怼回去而怀恨在心???

以及我记得gpl与谋利行为并不冲突吧,

是的,不冲突,打seve3r的脸,跟他表情变化并不冲突吧,打脸一定会变脸吗?谁能“拿出任何有力论据”??!

可见连协议的大意也未曾概览,

小衲我不仅“概览”过GPL,也做过深入剖析。在这里我再加一句,GPL是一种借用初始开发者代码公有化为诱饵“感染”二次开发者代码公有化,形成一个禁锢开发者的“社区”的软件许可证制度。它用一种强迫性的手段实行集体主义公有化,富有宗教色彩。GPL只是GNU想要达到在全世界根除所有私有软件的目标的手段之一。

seve3r同学满脑子幻想,没有理解力,也不愿意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他甚至连帖子楼主“仰望伽罗华”同学的设问式的猜疑都做不到,直接就把猜疑当结论了。所谓“主观臆断”就是如此吧。

最后是对于问题喜爱主观臆断,

喜欢主观臆断的不是自己倒是人家咯?

无法平静地接受任何异建,对于主观认同的人就趋炎附势,

特意百度了一下“趋炎附势”的意思,指的是“奉承和依附有权有势的人”。小衲作为一个站长仅仅在自媒体博客和网络论坛贴吧里按照自己的意思发表过一些言论,怎么就成了依附有权有势者的小人了?如果seve3r同学指的是我曾经站队王勇这位deepin开发者这边使其免受小人无端指责这件事,那么是不是所有为正义、为被欺凌被骚扰者、为兢兢业业的劳动者开发者挺身而出的人都是趋炎附势的小人???“趋炎附势”这类描述通常出现在革命斗争时期文斗的场合,seve3r真的是信手拈来,不过他的语文是60年代的思政老师教的。

自我矛盾的例子数量也相当可观,

seve3r同学不是讲究“有力论据”吗?怎么最简单的一个例子都拿不出来?

所以楼上说立场问题我觉得不太全面,这种应该及时就医才对,当然也不排除某些方面的缺陷,如果是后者我觉得不用去就医了,会产生付出了钱财却得不到回报的与其价值观相悖的事实的。

隐藏的文字直接侮辱人格,无须理会。

而且这货最搞笑的怕是它那套学生和高质量用户的理论了,过草就不复述了,

一句话略过的反驳方式真的是很有逼格。

在如今行业巨头全部转型卖服务的现在依然鼓吹对软件本身收费,

这就明显是以行业巨头和发展趋势代言人自居了。且不说他断定的发展趋势是否存在,也不说卖白菜的seve3r同学跟卖白粉的“行业巨头”有什么关系,单说事实吧,微软的最大收入来源是Office、Windows、Server,都是软件,不是服务;苹果最大的收入来源是硬件,不是服务;谷歌和Facebook最大的收入来源是广告,这算不算纯“服务”还值得考究,但它们拥有大量专利的闭源产品/平台是其核心竞争力所在,是毫无疑问的;最后说Redhat吧,它可是按照斯托曼主席的伟大思想做乙方、卖订阅服务的,可是结果又怎么样,还不是因为生存难以为继,被小型行业巨头IBM给吞了?我敢说,seve3r同学连什么是“卖服务”都没搞清楚,一脑子抽象虚幻的概念把他的内心搞得无比膨胀,结果充其量只能做一条给IT公司“卖服务”熬夜加班的运维狗。

先不说它的东西有没有资本要价,

要价还要资本?卖个东西还要看学历看性别看长相看年龄看出身?自由开放的市场经济还要论资排辈??

最起码的市场调研和用户筛选会做么,会定价么,

我是否精通这些还不知道,但这些最基本技能是一个SEOer第一时间就应该学会的吧,seve3r同学有资格跟我这种被商业社会和铜臭浸染的“赚钱主义”坏蛋谈这些吗?关于用户筛选,请seve3r同学放心,你这类低质量用户很容易判断出来,我会首先排除的,不会浪费我的宝贵时间。

营销不是光靠一张嘴的吧?

小衲我对GNU/GPL的批判,跟营销有毛关系呀?

那么有多少个人或小规模团体符合要求的呢?

很明显,这又是为他心仪的行业巨头站队。淘宝上那些浩如烟海的小卖家他没放在眼里,网络上那些浩如烟海的自媒体站长他没放在眼里,实体店那些浩如烟海的小公司小商店他都没放在眼里。既然他这么鄙视小公司小单位,那么,他是大公司里的人吗?从他在Linukso贴吧水贴和回复的时间来看,2018年5月16日是一个工作日,这一天的2:20如果能醒着发帖的话,那就可能是一个机房运维人员或其他技术开发人员,2:20是一天中最困倦的时刻,一个大公司的上班族会有兴趣和精力在这个时间再去贴吧水贴?再结合他对“张口收钱闭口收益”的极度反感——公司是用什么养活的?哪怕他打过一天工也会知道——所以他是大公司技术人员的可能性是极低的。

所以张口收钱闭口收益,却又没有基本的商业常识,

搜索引擎营销我搞了十几年,跟我谈基本的商业常识??seve3r同学的“商业常识”就是×××没有资本要价,不要张口收钱闭口收益,巨头都卖服务了我也要卖服务云云,然后加班给老板“卖服务”之后发现自己的那点工资什么都不能消费,只能做一个又穷又刁钻的伸手党,自绝于商业社会。他想去闯闯吗,又发现行业巨头把服务都做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生意可做了。

嘴上嘲讽rms喊口号的时候自己又做了行动上的矮子,

是的,我在把RMS/GNU当靶子的时候,是个“思想上的巨人”,同时当然也是“行动上的矮子”,seve3r同学你的意思是让我用实际行动干掉RMS?这种“行动上的巨人”,你去做好吗?或者把语文学好了再来评论好吗?

整体活在30年前写个小工具就能赚上一笔钱的时代,能坚持这么多年不吸收或者吸收不进一点新事物也是种本事,至少对于深受信息污染的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它的世界也算是种田园牧歌吧。

且不说杠精seve3r同学是否了解我赚钱的方式和效果,是否对经济和市场营销有一知半解,单就看他以行业巨头宠儿、新事物代言人、时代弄潮儿的身份自居嘲笑别人落伍的姿态,真的是很牛逼!牛逼完了,爽了,就是人生赢家,他可以幸福地去linukso贴吧搞基了。

小结

seve3r同学的字里行间充满了自负、无知和粗暴,再看看上面刮刮卡里隐藏的的文字,他就差点要念三字经了,首先在人格上已经低人一等。

其次,语文水平也是欠缺。

最重要的是,从对“软件自身收费”模式的鄙视、对行业巨头“转型卖服务”模式的幻想和膜拜、对“个人和小规模团体”的蔑视、对商品定价需要“资本”的看法、对“张口收钱闭口收益”的极度反感、对“市场调研”和“用户筛选”这种词汇的如孔乙己论茴字有多种写法般的自信,可以断定这个seve3r同学对商业社会完完全全就是个门外汉。

所以结论是:他要么就是一个高年级学生党,要么就是一个徘徊在社会边缘的穷光蛋,一个只会提供低端“时间出售模式”的运维民工。鉴于他在Linux贴吧和专业Linux水Linukso贴吧都混出了13那么高的等级,我猜他并没有正式工作,Linukso贴吧水贴和回复的时间更是强有力的佐证。如果这个结论成立的话,我想也不用多说什么了,毕竟看A片意淫的宅男是没有资格谈论生儿育女经验的。

seve3r同学,你技术上真是老大,你各种编程语言都会,Linux/Linukso世界语/C/vi/emacs/shell/python/linuxmint/py交易/市场经济学,十窍通了九窍,但我觉得你穿女装的样子可能会更可爱一些,试试呗。

女装大佬示意图,跟本文无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