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5GNU真相

闭源私有软件才是真正的自由软件

引言:邪教头斯托曼果然是个老手,偷换概念玩的挺溜,欺骗了大批信众。

那位对付费厕所都要吐槽一番的理查德·斯托曼同志开创了一种他自称为社会运动的运动——自由软件运动。这个“自由软件运动”改叫“共产软件运动”更为准确。无奈“共产”这个词被西方人赋予极权的贬义,乃至谈共色变,比如Linus他爸爸本身就是个共产党,Linus却怎么也不承认自己跟共产主义有半点关系,就像我媳妇见了无产阶级流浪汉要躲得远远的,可见偏见有多深!

真正的共产主义肯定不是以官位高低为价值导向的、干部决定一切的、少数人指令的、为官僚集团服务的斯大林式极权主义,从宣扬资本主义末日论的列宁、托洛茨基同志开始,共产主义就越来越离谱。不过伪共产主义在那里瞎搞,根本不影响西方国家生产力的提高,以致一种更接近真正共产主义(权力平等化、信息公开化、生产协作化、产品免费化)的生产关系在信息领域率先实现,开源运动正是在旧社会里出现新生产关系萌芽(仅仅是萌芽,不可拔苗助长。虽然共产愿景很美好,但在满足吃穿住行基本需求的人类劳动被智能机器人替代之前,强行共产只会带来灾难和失败。在当下,每个人的最基本的住房需求竟然要用毕生的勤奋工作去换来,这个时候还要别人为共产软件运动免费做奉献,就是剥夺生存权嘛!)的最新例证,马克思如果活到今天,一定会为之欢欣鼓舞。

以上说的是“真正的共产”,那么“真正的自由”是什么呢?

真正的自由应该视为跟“奴役”对应的一种概念,它是对自身正当权利的主张,是不希望有外力来剥夺属于自己的劳动成果、保护自己免受外来压迫的理念。

理解“自由”概念需要掌握3点:

1,它跟“奴役”和“压迫”对应。一个定义必须有一个参照物,找出了它的反义词就能加深理解某个概念。【很难说“私有软件”会奴役、压迫用户。

2,它不是突破一切限制的胡作非为,如果不管有没有侵犯被人的权利,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那跟流氓法西斯有什么两样?这样的自由只会害人害己!【将软件“自由化”侵犯了开发者的利益。

3,它以“自”字当头,是保护自己的意思,是一种被动的自卫行为,而不是主张别人应该如何如何的行为。【斯托曼的“自由软件运动”限制的却是非我的产权所有人的利益。

由此可见,斯托曼同志的主张的自由软件并非自由软件,而应该改叫“共产软件”。真正的自由软件是闭源的私有软件。只有保护了自己的源代码,软件产权所有人才是自由的。

非软件产权所有人的普通用户强调软件要如何如何自由,就像埋单的时候从别人的荷包拿钱一样,搞不清谁是谁————“自由的”伸手党们不会去看软件的作者是谁、对方付出的劳动成本有多少————很是莫名奇妙。

当然,那些企图通过植入后门而控制用户的软件,的确是侵犯了用户的权利,但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最后有一个偏执症患者讲的笑话:

“今天我买到了一个闭源飞机杯,我很生气!因为我没有获得制造飞机杯的材料细节和生产工艺,却被恶妇和商场保安训了一顿,回来后我就把飞机杯烧了!欺!人!太!甚!为什么不在飞机杯包装上开放工艺和材料细节?专有飞机杯是不是藏有什么后门?是不是包含毒性成分?我不要专有飞机杯!我要自由飞机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